Menu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省區資訊 > 華東地區 >

刷屏了!它預示樓市、股市將巨變!

新聞來源:互聯網  2018-12-08 20:50:22

原創:劉曉博劉曉博說財經今天

下面這張圖,最近在朋友圈刷屏了。

如果你關注財經新聞,十有八九看到過這張圖。而且大家都在這張圖表里讀出了“失衡”兩個字,并隱約感受到了即將來臨的變局。

但需要給大家說明的是:這是一張存在較大錯漏的圖表,無論在邏輯上還是數據上都存在錯漏,如果簡單相信它,只能說明你是一個金融“小白”。

圖表中的“中國”,顯然指的是中國內地,因為A股的市值、內地房產市值跟圖表里比較接近。如果加上臺灣、香港的股市市值,以及港澳臺的房屋市值,差距就大了,對不上口徑。

于是,這個表格的第一個重大錯漏就來了:拿A股市值跟美國、歐洲和日本股市市值簡單對比,邏輯是錯誤的。

原因很簡單:我們可以拿內地的房屋市值、企業上市市值跟歐美日對比,這沒有問題,因為中國內地是一個獨立經濟體,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。但不能使用A股市值,因為大量內地企業是在香港、美國、新加坡等地上市的。比如騰訊和阿里這兩個巨無霸的市值,就分別計入了港股市值和美股市值,但事實上它們是中國內地企業。

因此,在比較市值的時候,我們應該使用“內地上市公司市值”,跟美國、歐盟、日本本國企業的上市公司市值比較。

截至2018年11月23日,上交所總市值是27.8萬億元人民幣,深交所總市值是17.3萬億元人民幣。港交所總市值是30萬億港幣,其中接近70%的市值是內地企業(超過1000家)——港股里內地企業的市值,折算成人民幣是18.6萬億元人民幣。上述三大交易所里“中國內地上市公司市值”總和,折算成美元是9.2萬億美元。

我沒有細算在美國、新加坡、英國、德國等地上市的中國內地企業市值,但僅阿里一家就超過3600億美元,百度、京東、拼多多都市值巨大。因此,內地企業全口徑的“上市總市值”超過10萬億美元是沒有懸念的。

而在上面那張圖表里,中國上市企業市值只有6萬億,顯然存在巨大的錯漏。

另外,使用美國股市市值、歐盟股市市值這樣的概念,也是非常不嚴謹的,因為美、英、法、德等國股市,都是為全球服務的,上市公司市值不完全是當地企業創造的。

至于表格里中國樓市的市值,我沒有更準確的數據,大致估算一下,65萬億美元是基本合理的。

毫無疑問,中國內地房屋總市值是明顯偏高了,總和超過了“歐盟+美國+日本”的總市值。中國內地人口大約是14億,而上述三個國家和地區人口是10.6億。

中國人口多,當然需要更多的房子,但問題是中國的人均收入遠遠低于歐美日,所以房屋市值偏高,存在“不合理性”。但另一方面,中國的高房價又存在“合理性”,因為房價里超過一半是稅收,此外還有人民幣匯率高估的因素。

上圖是央行在“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”里公布的各國“杠桿率”的情況,其中紅框表示的,是中國跟歐美日“政府杠桿率”的對比。可以看出,中國政府杠桿率是最低的。

為什么中國政府杠桿率最低,原因很簡單,中國土地國有,政府可以從土地、房屋交易中源源不斷地獲得稅收和賣地收入。從2006年1月到2018年9月,僅財政部公布的“國有土地轉讓收入”就達到了38.2萬億(見下表):

中國歷年賣地收入,以及占GDP比重(單位:萬億)

注:2016年以及此前年度的GDP,使用的是最終核實數據;2017年和2018年為初步核算數據。賣地收入,財政部和國土部的數據往往不一致,本表以財政部數據為準。

可以看出,賣地收入占中國當年GDP的比重,已經從2006年的3.2%,上升到了今年的6.5%。在過去13年里,賣地收入占GDP比重出現過三次大反彈,對應的分別是三次對樓市的刺激。

13年里38.2萬億,這還沒有算跟房地產有關的稅收,其主要稅種包括:契稅、土地增值稅、房產稅、城鎮土地使用稅、耕地占用稅。

正是因為中國存在土地財政,所以我們的“政府杠桿率”才能維持全球較低水平。當然,反過來,我們的房屋市值也才能全球第一。中國房屋市值里,很大一部分是顯性和隱形的稅收,或者叫做“政府成本”,它在一線城市房屋市值里占比可以達到60%以上。

上圖:全球政府的債務分布,由于有土地財政,中國并不高。

那么問題來了,中國房屋市值和股市市值的失衡,最終將倒逼出什么?

變化一:股票市值有較大提升空間,一些人的機會來了,另外一些人的冬天來了!

大約在2014年初,我率先提出了“印鈔票的時代”和“印股票的時代”這樣的概念。所謂“印鈔票的時代”,就是通過貨幣超發,讓購買房產的人享受到城鎮化的紅利,催促沒有買房的人趕快買房,它的基本要素是“貨幣超發+城鎮化+大基建+房地產+間接融資”。

當時我就預言,這個增長模式將告一段落。未來將是“印股票的時代”,是通過IPO注冊制改革,通過資本市場、直接融資的方式,發展實體經濟。

從2014年末開始,政府多次試圖啟動“印股票的時代”。2015年的牛市就是奔著注冊制去的,股災后還一度堅持要搞注冊制改革。直到2018年11月初,國家宣布在上海推出科創板并試行注冊制。之所以一直沒有成功,就是因為總想通過發動一輪牛市來對接注冊制,而注冊制對應的估值遠比現在低,一輪牛市之后,就更加無法對接,只能以暴跌告終。

現在,管理層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:只有熊市才能對接注冊制,所以才在2600點宣布在“科創板”試行注冊制。這意味著,中國試圖殺出資產泡沫的困境,突破口是股市。

未來,中國將慢慢迎來“印股票的時代”、“大金融時代”。居民資產配置嚴重偏向房地產的局面會被改變,貨幣超發的局面也會被改變。但這需要一個過程,中間將有很多人為之犧牲(失去財富)。我半個月前曾撰文,勸普通人在5年之內遠離股市,就是這個原因。因為A股將趨勢性走低,目前估值相對于注冊制仍然偏高。

在這個估值水平如果貿然發動一輪牛市,結局跟2015年仍然是一樣的。

變化二:樓市的機會越來越少,選不對城市和區域,注定將跑輸大盤。

一直有讀者認為我是樓市的“死多頭”,其實不然。我2013年以來一直表達一個觀點:中國樓市的機會正在向大城市、城市群集中,遠離中心城市的普通三四五線城市機會其實不多了(有顯著人口增長的例外),其資產流動性將越來越差。未來,80%的縣城、市鎮的房價,有可能跑輸通脹。

過去兩年,三四線城市通過貨幣棚改(相當于央行定向印鈔給他們)大漲了一輪,這超出了絕大多數人的預期。但后遺癥非常大,本來這些城市的新一代居民已經基本擺脫了房價的重壓,結果又被拉了回去。

展望未來,只有“有顯著人口增量的、高級別的城市,以及衛星城”,其配套好、位置好的住宅,才有較高投資價值。其他區域的房產,正逐步擺脫金融屬性,回歸房子的本義。

中國要想真正從“房地產時代”走出來,逐步邁入“實體經濟時代”、“新經濟時代”,就必須壓縮房價里的“稅和費”的比重,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降低全社會的負擔。

這就是那張刷屏的表格,所能告訴我們的。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中國房產新聞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最新資訊

滾動播報

更多

浙江6+1走势图